《空堂話》與“梅花虛座”

時間:2019-06-16 14:46:24
來源:珠海特區報     港澳在線 www.xhgbdx.tw
字體:

/王太生

清代曲家鄒兌金雜劇《空堂話》,寫過這樣一個故事:元旦新正之日,書生張敉邀好友張孝資、唐子畏、祝希哲,來家中飲酒小聚。其時,唐已作古,祝在外地,酒桌上只有他與張孝資、妓女段顰宜三人,另外兩張空椅子,皎皎也,空堂寂寂,卻照樣把酒相歡,隔空對話。

《空堂話》,與心靈共鳴的人隔著時空說話,哪怕這個人不在了,或遠在千里之外,也要虛擬傾訴。說話的人是真性情,那些不在場的客人也讓人心生好奇,對其人格魅力肅然起敬。

有一段時間,我找可以喝酒的朋友,忽然想到隔代同鄉。

我想在冬天等鄭爹。我家鄉對上了年紀的男子稱“爹”。鄭爹,“揚州八怪”之一,從縣長的崗位上退居二線,在老家過著“白菜青鹽糙米飯,瓦壺天水菊花茶”的日子。我喜歡與退居二線的人打交道。此時,光環離他越來越遠,圍著他的人也越來越少,沒有了眾星捧月,人在寂寞時,才會寫出真文章。

我想在春天等吳爹。詩人吳爹,年輕時在海邊燒鹽,家無余糧,雖豐年常斷炊。寫詩若干,卻沒有加入作家協會。鍋碗瓢盆窮得叮當響,一門心思侍弄文章。為文者,不慕一絲虛榮,才有如此淡定。

酒桌上留一個空位,似在等待一個心靈上的朋友。豐子愷曾畫“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將一面與梅花”。留,是一種境界。畫中人,攬物于懷,把梅當作一個朋友,正從遠方趕來赴會,在路上。“梅花虛座”,心靈照耀的朋友,冰清玉潔,暗香盈袖。

我在外出看風景的途中,在隨機而遇的小酒館里,喜歡對窗而坐,對面空出的位置,是一棵樹、數竿竹、一座山、一條江,甚至一片海。或者是,山間日出、蘆荻秋花、如鉤彎月、野渡扁舟。面對它們,心底涌動著溫暖的感動。無邊的浩大蒼茫,它們是我旅途上新認識的朋友,就在那兒邂逅,已等待了這么多年。

這個年代,有太多的聚會,不再有多余的空間,不愿意留白,也不再有耐心等一個人。

留一個位置,多么美的幾何圖形。這時你覺察,人與人、人與自然,是那樣的對稱、和諧。“三面荷花一面柳”,荷與柳動靜相宜,碧天鋪展與搖擺如線互襯。留下的一面給柳,也才有了風進來,有了空氣潺潺流動的荷柳花香。

一座城,需要心靈默契的朋友。我喜歡三面青山一面江的城。這樣的臨江之城,大多在江南。城市是一張天然大桌,接納來這里的朋友。城市這張大桌,在你來與未來之前,就已收拾、擺布好了,留出一面給江,靜靜坐著,等遠方人,水面上的一個小黑點,渡江而來。

留一個位置,那個空座位可以臆想。

后來又讀到豐子愷的“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將一面與桃花”。季節變了,不變的還是那幾個長衫文人。此時,春已深,人生節氣里,其華灼灼,已有小青果。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 政務新聞 | 工作動態 | 港澳要聞 | 海南要聞 | 財經 | | 資訊 | 報料 | | 焦點娛樂 | 娛樂新聞 | | 國內游 | 出境游 | | 滾動 |
港澳在線·www.xhgbdx.tw 版權所有
{"remain":4999894,"success":1}http://www.xhgbdx.tw/zhusanjiao/2019/0616/109263.html
3d组三和值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