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島上踢球的女孩們:曾為有飯吃自己種菜 足球讓她們成海南名片

時間:2019-06-17 10:06:15
來源:騰訊體育     港澳在線 www.xhgbdx.tw
字體:
瓊中女足開創了一種足球扶貧模式,讓毫無出路的農村女孩,通過足球走向外面的世界,足球文化的興起也給當地的經濟帶來了新動力。發展了十多年,教育的反哺意義開始顯現——最早踢球的姑娘們,在看過世界后,回到家鄉,執教梯隊。足球的星星之火,在遙遠的海島上,嶄露出燎原之勢。

撰文/曾瀟

視頻/劉博

“第一次看到大海,特別的寬廣,就覺得心里很放開,一下子放開了那種。”

對于身處城市的你我來說,足球僅僅是足球而已。而對于海南省瓊中縣的女孩子來說,如果沒有踢足球,她們可能未必有機會親眼看到大海。盡管大海離他們只有兩個小時的車程。

瓊中地處海南省的中部,離三亞和海口只有約兩個小時車程,然而,直到今年4月中旬,瓊中才摘掉了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

山村里的小孩,大多是留守兒童,是天生天養的野孩子,縣城里稀缺的教育資源難以顧及到他們,人生的軌跡早已注定。

女孩更是沒什么出路。她們的命運通常是,小學畢業后留在家里務農,然后在十五六歲時匆忙嫁掉。盡管海南島陽光充沛,但從瓊中孩子的眼中望去,一切仿佛是黑白的。

一位叫肖山的職業足球教練,受到師父谷中聲的感召,從城市來到了這里。在外界看來,瓊中女孩的人生沒有希望,但在他看來,則是踢足球的好苗子。

在這個沒有任何足球訓練基礎的地方,肖山決定為夢想搏一把。當時,他的夢想是在這里組織一支女子足球隊,代表海南參加全運會。

十四年過去了,肖山尚未成為海南女足的主教練,但夢想之花卻以另一種方式綻放,甚至綻放出了更美麗的光彩。

2015年,瓊中女足在瑞典“哥德堡杯”國際足球邀請賽上折桂,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冠軍。今年3月,瓊中女足四名球員分別入選中國女足U15、U16代表隊,正式開始為國效力。

肖山說:“六年前我牽著她們的小手,把她們從山村顫顫巍巍地領到球隊,誰也想不到,如今她們可以為國征戰。她們的人生,被足球完全改變了。”

更富有現實意義的是,大部分瓊中女足的隊員到達十八歲后,都考取了國家一級運動員資格,并且成為大學生。這完全改變了她們的宿命,改變了整個家庭的宿命。

這里曾不通電孩子背著大米抵學費

這個人口約為20萬的黎族苗族自治縣,曾經是全島最貧困的地方,2018年人均GDP約為兩萬五千元,而三亞的人均GDP則為七萬元。至于國內的那些一線城市,人均GDP已普遍突破十三萬元。差距是赤裸裸的。

肖山來到這里的那個年頭,整個縣城只有一個丁字路口,汽車也是稀罕之物。至于瓊中下屬的鄉鎮,很多只能依靠泥濘的土路與瓊中縣城保持交通聯系。鄉親們的房子,條件簡陋,普遍沒有幾件家具,電器更是難得。如果誰家通電,已經可以算是村里的土豪。

清貧的環境下,最苦的是小孩子。他們的一日三餐乏善可陳,大部分時候吃著水煮青菜就米飯,唯一的葷腥來自于少量的油渣。平日里,大人在外打工,他們只能在田野中荒廢著時間。

上學的路是坎坷的,很多孩子沒錢交學費,只好背著大米去學校用于抵減學費。即便有條件讀書,但鄉村學校的教學質量有限,家里也無法給他們提供幫助,想考上縣城的高中對他們難如登天。

如果存在著一場和城市小孩子的競爭,那他們輸在了起跑線,而且看不到逆轉的可能。十六歲之后,他們就基本失去了反抗宿命的機會。大部分男孩開始出外打工,女孩則嫁人務農。

更令人擔憂的是,這里的孩子遠離現代文明社會,雖然擁有著淳樸的內心,但自卑、不愛衛生、不守規矩,幾乎成為了群體性的標簽。

肖山向我們回憶說:“在鄉鎮,在教育相對落后的情況下,所有的孩子幾乎是放養。從穿鞋、穿衣到個人衛生(都有問題),連澡都可以不洗,洗澡拿水沖一下就出來了。至于禮貌和規矩,孩子們更是不懂。”

這時,足球的到來,改變了很多瓊中女孩的人生軌跡。就像早上投來的第一道光一樣,黑白的畫面漸漸變成彩色。

訓練之余還要種菜自給自足踢球后她們不再害怕城里的孩子

肖山和他的愛人吳小麗,扎根在了這個快要被人遺忘的地方。當然,最開始他們只是希望能找到適合踢球的好苗子。

后來,肖山意識到了足球并不僅僅是比賽本身,教育的功能可以帶給這些孩子受益終生的東西。“在這項運動當中,可以學到很多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我覺得這是我們需要的。”

美國體育電影《卡特教練》記錄了這樣一個故事。在美國一個黑人街區,里士滿高中里,充斥著犯罪與絕望,卡特教練用鐵血的手段,教會了里士滿高中籃球隊所有球員遵守規則、加強學業、自律自愛,最終讓這些注定消失在街頭的孩子,成為了街區的榜樣。

肖山和吳小麗成為了瓊中女足的“卡特教練”,不僅教會她們踢球,更教會了她們做人。

改變是從最小的地方開始的。很多孩子剛到隊里的時候,全身臟兮兮的,頭發里甚至長了虱子。教練就從最基本的個人衛生開始教起。

現在,瓊中女足的宿舍、食堂,都一塵不染。球鞋、書包、雜物,都整整齊齊地碼在正確的地方。出外比賽,瓊中女足一去就是20多個人,但體面的外表,嚴格的紀律,20多個人走過就像一個人。

更可貴的是,競技帶來的成就感,以及足球中蘊含著的天然的快樂,潛移默化地影響了瓊中女足的孩子們,充實了她們的精神世界。

肖山說:“通過足球,通過體育,孩子們有了奮斗的精神和拼搏的精神。她們領悟到,不能像祖祖輩輩那樣坐在那里等救濟,要靠努力改變命運。”

最初的條件相當艱苦。訓練在荒草和塵土之中進行,每天的伙食費只有五塊錢,受傷了只能自己研磨草藥敷在傷口上。

為填飽肚子,在訓練之余,全隊上下在一片不到半畝的荒地上種菜,豆角、茄子和蘿卜等等。無論訓練有多辛苦,大家都會自覺到菜地施肥澆水。“訓練累了,大家就一邊種菜,一邊唱歌,疲憊和煩惱頓時就全沒了。”

也有孩子因為艱苦的訓練想放棄。肖山和吳小麗就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肖山問:為什么不訓練?吳小麗就幫著答:她腳痛。

先維護住孩子的自尊,吳小麗再私下里,耐心開導這樣的孩子,最終使得改變命運的欲望戰勝了一時的怯懦。

2009年,她們獲得了全國U16錦標賽的銅牌,2010年她們獲得了全國U18足球錦標賽的第四名。隨后,她們又三次獲得了“哥德堡杯”世界青少年足球錦標賽的冠軍。

與對手的競爭,帶給了瓊中女孩前所未有的快樂。勝利的喜悅,讓瓊中女足的隊員們獲得了極大的自信。

“我們這些孩子,一看就是非常健康非常陽光的孩子。曾經她們害怕城里的孩子,很自卑,但是通過足球,她再走出去,會覺得自己比城市里的孩子還要強!”肖山說。

在這里,她們經歷了人生中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大海,第一次去大城市,第一次出省,第一次出國,第一次坐飛機。

“第一次坐飛機很興奮,但是也很緊張,尤其是起飛的時候。平飛的時候就感覺好了,天空上看到的景色很不一樣,然后就一直看窗外,看景色。”教練陳曉艷說。

萬里高空,藍天白云,生活的勇氣就這樣注入到了每一個孩子的心中。

改變一個人,就能改變一個家族、改變幾代人的命運

足球不僅改變了這些球員,也改變了背后很多家庭的觀念。有些女孩子,在家里的地位不如男孩,但是踢球踢出名堂后,家庭地位也發生了變化。

吳優,瓊中女足的一員。2018年世界杯上,她成為了決賽場上的一名球童,克羅地亞前鋒曼朱基奇牽著她走上了盧日尼基體育場。

她的媽媽坦言,“孩子沒踢球之前,對她沒有(抱)太大的期望,就是希望她好好讀書,但是條件確實也不太允許。”

現在她則是全家的希望。說起去年的俄羅斯之旅,吳優的家人就會打開話匣子,說起各種好玩的經歷。吳優的父親把唯一的陪同名額讓給了孩子她媽,到現在說起來,他還依然很“嫉妒”老婆。

每次吳優的父親在朋友圈發出她的動態,都會引來鄉親們的問候與點贊。看到立刻被刷屏的微信,吳優的父母一臉驕傲。

目前,吳優的足球技藝得到了業內人士的廣泛好評,她的目標是成為一名職業球員。當然,對于更多的踢球的孩子來說,即便無法成為職業球員,生活的出路也大大拓寬了。

還記得十多年前,肖山和當地的官員走訪鄉鎮上的學校,條件之艱苦讓肖山和吳小麗不禁落淚。當時,肖山就掏出兜里不多的錢,希望能盡自己的綿薄之力,但官員攔住了肖山。

“你幫了他一時,幫不了一世,幫他吃了這頓飯,下一頓飯不知道在哪里。”

肖山記住了這句話。

瓊中女足成立之后,加入的隊員解決了吃住問題,還有新鞋、新衣服穿。如今,瓊中女足更是有實力向隊員們發放一定數量的訓練津貼。對于窮苦的家庭來說,這解決了他們很大的負擔。

更令人欣喜的是,經過了十多年的積累,不斷有女足隊員成為大學生,并且在城市或者瓊中縣城找到工作。這意味著,整個家庭就逐漸脫離了貧困。

吳小麗說:“我們一隊的隊員已經有五個回來當教練員,他們五個人就已經是讓整個家庭脫貧了。首先是她自己脫貧,然后是她家庭脫貧,而且她們還改變了將來的子女的命運,她們的子女不再是田野里面沒有人管的孩子。”

如今,整個瓊中女足管理著200多個踢球的孩子,他們身后就是接近兩百個家庭。因為足球,這些家庭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

瓊中女足的成功,讓足球成為了山里的孩子一條可行的出路,甚至在當地教育資源依舊稀缺的現狀下,短期內,足球是一條希望更高的出路。

當地一位老百姓對我們說:“在瓊中這個地方,鄉鎮上的孩子需要成績非常優秀,才可能考到縣城的高中。到了高考,還要面對城市中綜合素質優異的孩子們的競爭。相比之下,足球場上,鄉村還是城市的小孩,是在更公平的條件下去比賽的。”

除此之外,足球還為整個瓊中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戶,改變了這里閉塞的環境。

今年一月,借助品牌效應,當地政府和瓊中女足合力舉辦了首屆海南瓊中國際青少年足球邀請賽。來自17個國家和地區的21支球隊,匯聚到了這座小城。這是瓊中歷史上第一次有如此多的國際友人前來作客。

十里八方的鄉親們,騎著各種交通工具,趕幾十公里的山路來到縣城,就為了親眼看一看瓊中女足的比賽,也親眼看一看外國人長什么樣子。很多鄉親是第一次見到外國人。

精彩的足球比賽以及豐富的國際交流活動,給瓊中的老百姓帶來了精神上的富足,提高了民眾的士氣。這樣的收獲甚至是超越物質的。借著這樣的大型活動,整個瓊中的基礎設施和市容市貌,也有了進一步的提高。最終受益的,還是這里的人民。

相比起十幾年前,瓊中縣城已經不再是寒酸、貧瘠的模樣,改變幾乎發生在每一天當中。這支女足球隊為當地社區做出的貢獻,不僅僅體現在球場之上。

足球扶貧模式,未來可期

現在的瓊中女足,已經是整個海南省的一張亮麗的名片,她們承載了更多社會責任。5月初,瓊中女足代表海南省前往臺灣進行了交流活動。在寶島臺灣,孩子們唱起了團結的歌謠,令人動容。

“我的家鄉在海南島,你的家鄉在臺灣島。從前的時候是一家人,現在還是一家人。”

而因為栽培有功,肖山本人也獲得了社會的各種贊譽,得到了足球屆和商界的廣泛關注。他的辦公室,擺滿了與鄭智、伊涅斯塔、菲戈等眾多球星的各種合照。他的朋友圈也出現過馬云這樣知名企業家的身影。

獲得了如此多的資源,除了要追求競技層面更多的成績,肖山也在思考如何為社會創造更多的效益。現在的肖山,一睜眼手機就響個不停,大部分時間,都被各種社會活動占據。

從臺灣回來之后,肖山又馬不停蹄地準備前往貴州畢節。此行的目的是考察當地的足球運動開展情況,謀劃將“瓊中模式”輸出給畢節。他正在努力,把在瓊中積累的“足球扶貧”的經驗,復制到更多的地方。

這個計劃,正是來自于他和馬云的交流。2017年,馬云通過螞蟻金服向瓊中女足資助了800萬元人民幣。肖山則向馬云請示,希望拿出其中的300萬,惠及更多的窮困地區。既然足球已經改變了瓊中孩子的命運,那一定可以改變更多孩子的命運。

“我是這樣想的,足球不單是一個體育項目,其實它是教育。通過足球這個載體,能夠讓更多的孩子更加自信、自強。不單單是讓他身體健康,而且還使他人格健康,讓孩子今后對國家、對社會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未來,肖山還希望能夠組建職業俱樂部,為孩子們打造更好的出路。

“我想搞一支具有海南本土文化特點的、接地氣的職業俱樂部。以海南這些孩子們為班底,引進一些優秀的運動員,成立一個女子足球俱樂部去參加職業聯賽。”

如今,瓊中女足擁有一個漂亮的訓練基地。寬敞明亮的住宿大樓,整潔的辦公環境,高質量的訓練設施,這里進化成了一所現代化的足球學校。

這座基地就在瓊中縣城的中心。外墻上,美麗的油畫呈現著姑娘們的努力和榮耀,畫中孩子們的笑容格外燦爛。這些笑臉,彷如一顆顆星星,照耀著瓊中的每一位父老鄉親,給了這座小鎮前進的希望。

往期回顧:

貴州大山深處的女孩們:不開心就去踢球沒有足球可能就成混混了

沙漠邊緣踢球的女孩們:沒球場也沒球鞋三瓶水十多個隊員分著喝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 政務新聞 | 工作動態 | 港澳要聞 | 海南要聞 | 財經 | | 資訊 | 報料 | | 焦點娛樂 | 娛樂新聞 | | 國內游 | 出境游 | | 滾動 |
港澳在線·www.xhgbdx.tw 版權所有
{"remain":4999990,"success":1}http://www.xhgbdx.tw/sports/2019/0617/109306.html
3d组三和值计算方法